艺术高考多年以来形成的固有模式受影响有变化,会在以下的4个方面带来改变

2020/03/31艺考综合信息

3月12日,教育部召开视频会议部属2020年艺术类专业招生考试工作,明确提出要继续把考生和考试工作人员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原则上2020年高考前不组织现场校考。此消息一出,关于“何时恢复校考”的悬念终于尘埃落定。
 那么这一决定对艺术生意味着什么呢?我觉得首先这是一个信号,只是这一决定将打破艺术高考多年以来形成的固有模式,大约会在以下的4个方面带来改变:
 第一个改变是学习的顺序变了。从全国一盘棋的角度看,高考远比艺考重要,但是对于要参加校考的艺术生来说,艺考却要比高考重要得多了。校考的制度是先要拿到合格证,才能在高考志愿系统中填报对应的院校,拿到合格证的成功率一般在5%左右,而填报的成功率则不低于25%。
 “重要的事情首先办”,所以全国各地高中/画室目前采用的也都是先专业集训,等专业考试结束后再对接文化补习的策略。而今年的顺序倒过来了,艺术生要先考完文化高考,再参加各大院校的线下专业考试,能够一心二用的还好,实在忙活不过来的怕是就要顾此失彼了。
 第二个改变是校考集训的时间没有了。按照正常流程,高考之后2周左右就可以公布成绩,而高校学生司负责人在答记者问时明确表示:“对于拟采取现场考核的高校,应安排在高考结束后、高考成绩公布以前组织”,也就是考试和阅卷全部要在这2周的时间里完成。
 北京、天津、浙江、山东、海南等省的高考将持续4天,也就是6月的7日-10日,那么校考最早也要6月11日才能开始了;而全国绝大部分省份出成绩的时间集中在在6月22日-6月25日,也就是校考最晚在6月21日前必须要结束。
 这样总共只有11天的时间,还要留出足够的时间来阅卷,满打满算能有7天用于考试已经是极限了,而且这还要建立在公示期和复核期安排在高考成绩公布后的前提下。自主招生最火的一年全国有77.87万人次报考,90多所高校仅用了一周时间就全搞定了,考虑到美术还有一个视频初筛截流的功能,应是可以按时完成任务的。
 通过校考招收美术生的学校至少还有30多所,考试时间集中在短短的一周内,多所学校考试时间连环撞车是大概率事件,而本就不富裕的时间不可能再分一部分留给考生备考,高考后回画室进行专业冲刺的时间基本上就没有了。
 第三个改变是校考对经济条件的要求高了。刚刚我们说过,校考调整到高考后进行并不意味着可以等高考结束以后再去备考,事实上,从现在到高考的整个阶段都变成专业和文化课并行的状态了。时间成了最稀缺的资源,而学文化的高中和学专业的画室大多又都不在一起,怎样做才能专业文化两手抓,两手都能硬呢?
 把专业老师固定到学校里上课听起来是个不错的主意,然而多数画室并不具备这样的师资储备。艺术生较多的高中肯定会向合作画室施压,而更多的散户则要自我取舍了。如果以学文化为主,专业课会变成网课或一对一;如果以学专业为主,文化课就需要网课或一对一了。网课的效果很有限,而一对一无疑将大幅提高经济负担。
 另一方面,文补机构也会推出“专业文化一体化”的学习方案。和高中相比,他们对散户的聚集度会更高,且与画室一般有合作关系,在课程安排上会有一定的优势,然而文化补习的费用比学美术要高得多,而且对大部分考生来说,这将是又一笔额外的开支了。
 第四个可能的改变我目前不敢确定,那就是高校是否会大面积调整录取办法。提交作品也好,视频面试也罢,顶多起到一层初筛的作用,进入复试的人数依旧不会太少。以第一个举办初试筛选的中国传媒大学来看,近两年进入复试的人次平均为招生人数的40倍左右,这个比例如果放在每年招收1500人以上的中国美院身上,依旧还是6万+的人次,和往年也没什么分别。
 阅卷时间的压缩必将令结果产生更多的不确定性,也可以认为今年校考成绩的偶然性更大了。学校为了减少压力,就可能在初筛环节手起刀落,裁汰掉绝大多数的考生。学校或许只是迫于无奈,然而如果在专业测试端无法达到预定期望,是否会有一些专业转而承认联考,或者是大幅提高文化课在录取中的比重呢?
 另一方面,由于各省开学时间不同、校考的完成度不同、高考试卷以及评分规则不同所带来的文化成绩差异同样不容小觑,如果过于强调文化课,则会带来很大的地域系统偏差。为使录取结果更具有科学性,专业课还是应该扮演一个更为重要的角色的。按分省计划招生听起来是个不错的主意,却缺少合理的参考标准,也不符合30+18独立艺术院校作为艺术类顶尖学府的定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