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时免费阅读头条专栏

艺术为人民服务

关注
已关注
已关注
相关推荐

黄常富

湖南郴州人

1984年出生

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

毕业作品:《外婆的家》

--此文发表于《大学生杂志》第2014年15-16期

“此次创作的地点在湖南省郴州市宜章县赤石乡汇溪村外婆家,那里有我许多值得回味的童年记忆,而现在外婆家极其贫穷落后,是因为这是一家残疾人。但是我对外婆家充满了爱与关心,在创作期间村里的人们以为我要拍摄这个视频去向政府申请援助,但我只是为毕业作品创作而已。我现在还没有多大的能力去扶持这个家庭,深感惭愧,希望此次创作以后有更多有爱心的同仁能帮助这种困难家庭。”

走进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本科生毕业展厅时,很少有人会发现最里面展厅墙面上用铅笔写的这一行淡淡的字。但是再往里走几步,大家都会停下来驻足观看一段视频。这段视频时间不长,讲的是湖南省郴州宜章县一个小村子里一户普通人家的故事,这户人家有一个聋哑老人,这个老人有个女儿,已嫁外村,陪伴身边的是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儿子(也是家里唯一的壮劳力),儿子又娶了一个傻子当媳妇,生了一个还算健康的小孙女。他们一家没有低保,过着极度贫苦的日子,锅里煮的是别人看一眼都要反胃的土豆粥......“但是,这些食物,我吃着却很香,因为我从小在这个家庭长大,他们是我深爱的亲人。”

见过许多讲述孤苦人家的视频或节目,多以引人同情为目的。但是,这个视频里面,孤苦的人呈现出一种艰辛劳作下生命的尊严,让人心生敬意。

故事的讲述者,正是这个老人的外孙黄常富,一个从小爱画画的孩子。也是他们村唯一考上大学的孩子。多年以后,这孩子扛着摄影机、画架回到外婆家,外婆家的一切成为他毕业作品创作的内容与源泉:一个视频,一组油画,一个装置,是他全部的呈现。

黄常富在同学们中间有个雅号,叫“富爹爹”,不是因为他富(相反他说自己是班里最穷的一个),而是因为他年龄最大。在考上中央美院壁画系之前,黄常富在华侨大学美术学院读到了大三,但是因为实在对室内装饰专业没有兴趣,于是先休学后退学,又重新参加高考,连考了三年,才考上中央美院。“我从小就喜欢画画,不是为了上大学才去画画,所以我的目标就变得跟别人不一样,为了更好地画画,我要上更好的大学。”

中央美院壁画系没有让他失望,在这里老师强调每一个同学发挥自己的个性,大胆运用壁画的精髓而非形式去创作。“你看我的装置作品,这些都是外婆家常用的物品,但是摆放的位置及视角,有中国传统壁画的特点,有自由的随意性。在我的油画里,我用了多点透视的方法去画一张桌子,这正是壁画的特点。”

在黄常富毕业作品的留言簿上,写满了观者感受,有来自同学的鼓励,更有来自许多陌生观众的感言,“感动”、“被深深感动”是大多数留言的关键词。而在一年前,黄常富在画室里对着家乡的照片画画时,已经通过他的草图方案的孙韬老师跟他说:“你要这么画的话,小心毕不了业!”

孙韬老师说的并不是技法的问题,早早就开始带画班的黄常富,绘画基本功在班里是数得着的,老师要他寻找的,是真正鲜活的——生活

于是他回到了外婆家,跟着舅舅舅妈吃一个锅里的饭,每天就是画画。2014年4月,老师看了他的画非常满意,又跟他说了这么一句:“你做的都是很朴实的东西,在这样的年代里反倒是难得的,再把这些拍下来吧。”于是就又有了这组打动许多人的视频。

“在中央美院学习,难免会有所谓做艺术的责任,刚开学就有校长对这番责任做细细叮咛,直到做完这个毕业作品,我才深深体会到,艺术为人民服务,真的不是一句口号。回到现实生活以后,我的创作才有了真正的根。那才是我自己的东西。”

大学毕业以后,黄常富决定回家乡开个画室。一来多年上学,他为此背负了沉重的债务,他需要找到最直接的方法来谋生;二来他觉得自己对家乡那些喜欢画画的孩子们也有一份责任。“郴州宜章县只有我一个人上了中央美院,我想从教小孩子开始,改变落后的美学教育理念;所以我不仅会带那些艺考生,我更想培训那些中小学美术老师,给他们正确的美育理念,让孩子画画的天性和才能得到充分发挥。”

---您的关注和支持是我们全部动力的源泉---

关注我们:

1.点击右上角按钮然后点击“关注官方账号”;

2.打开微信“添加朋友”点击“查找公众号”输入关键字“皇嘉美育”后点击关注;

3.通过微信“扫一扫”功能,从相册中选择二维码并扫描关注,扫描前先将二维码保存至手机相册。

点击查看全文
搜索
  • 赞赏
  • 不喜欢
写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