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南山一句话大快人心!万物有灵,最好的温柔是,不打扰。

2020/2/16文化动态

万物有灵,最好的温柔是,不打扰。

作者 | 叶听枫

至2月16日06:38,

全国累计68425人确诊,1663人死亡。

上至80岁老人,下至刚出生几个月,甚至几天的婴儿也被新冠病毒感染。

人们闭门不出,多地进入战时管制。

医院人头攒动,街道空无一人。

(数据来自今日头条全国疫情信息。)

而这一切的起源,竟是野味!

我们痛恨、愤怒,17年前非典的教训还不够惨痛吗?为什么野生动物的买卖、食用仍然屡禁不止?

人们纷纷呼吁:是时候狠狠管管了!

而就在前几天,钟南山院士接受采访时说的一句话,可谓大快人心:「我认为在这次疫情之后,中国会制定出非常严格的法律法规,来禁止野生动物交易和食用,这很关键的。」

一直以来,人类对于野生动物侵扰太多,掠夺太多,罪行太多!

再不反思,自然平衡一旦被打破,

当人类遭到反噬,必定有吃不完的恶果。

醒醒吧,枪响之后,没有赢家。

01:

大肆捕猎、杀害野生动物

地球上许多生物的消失,都与人类的疯狂猎杀和污染环境有关。

全球被捕杀最多的野生哺乳动物之一,是穿山甲。

穿山甲原本是森林的「守护者」,一年能吃掉成百上千万只白蚁等蚁类,让几百亩森林免受蚁害。

它们与世无争,昼伏夜出,遇到强敌蜷缩成一团,一身坚硬的鳞片连凶猛的大型动物都无可奈何。

但因为亚洲和非洲地区对穿山甲滋补功效的大肆宣扬,导致平均每年有数以万计的穿山甲被杀害。

猎杀者用木棒敲砸、滚烫的热水浇灌,迫使穿山甲展开躯体,剖肚,卸鳞片入药,肉被当成野味出售。

但穿山甲鳞片的主要成分是角蛋白,和人的指甲没有差异,肉也无药用价值。

这样一种内敛、坚强的动物,就因为人类贪婪的口腹之欲,被逼到了灭绝的边缘。

据统计,每15分钟就有1头非洲象遭到猎杀。

象牙接近1/3长在头骨里,不法分子为了整根象牙,会砍掉大象的半张脸。

当我们凝视一根象牙,惊叹造物主的神奇手笔时,却不曾听到,一头森林巨兽轰然倒地,发出最后一声绝望的悲鸣,慢慢流血死去。

图片来源:《奇遇人生》

小S在《奇遇人生》里探访大象孤儿院,一头小象因为亲眼见到被猎杀的妈妈在眼前死去,而每夜尖叫不止。

图片来源:《奇遇人生》

别以为它们是动物,它们就不懂。

它们也有父母兄弟、亲情友谊,它们也是自然神圣的造物。

象牙并不美丽,除非它长在大象的身上。

在加拿大,每年3-4月都会有数十万只海豹被猎杀。

猎杀者用一种带尖钩的刺棒连续、猛烈地砸向海豹的头,然后残忍地钩住海豹,拖向渔船。

海豹奋力挣扎、扭动,喷涌的鲜血染红了经过的冰雪。雄性海豹甚至一被拖上船就被割掉生殖器……

如果身体上有枪眼,皮毛会掉价,所以很多海豹在被猎杀时,是被活着剥的皮。

更可悲的是,每年还有无数的海豹宝宝被杀害,有些只有3个月大,甚至更小。

很多还没学会游泳的小海豹,在意识清醒的情况下就掠走皮毛,拿去做毛领、袖口、小饰品……

 

这一切,仅仅是因为被鼓吹过的海豹油、海豹鞭功效,以及穿上海豹皮的虚荣。

如果曾看过海豹明亮忧郁的眼神,和在被追杀时的无辜哀叫,那么任谁都不忍心将手伸向柜台上的海豹商品。

除此之外,被麻醉后切下角的犀牛,被剁掉四肢慢慢流血而死的黑熊,被活着剥皮的蟒蛇……

都在无声地控诉人类的残暴和肆无忌惮的索取。

野生动物的最大天敌或许不是自然界的生物链,而是人类。

人类站在食物链的顶端,已经有那么多食物可够享用,为什么不感恩大自然的馈赠,还要去猎杀野生动物,肆意支配大自然中的生灵。

殊不知,自然一定会有它独特的平衡。

无视甚至践踏其他物种的存在,一旦被反噬将追悔莫及。

人和野生动物最佳的相处模式,是保持距离!

02:

每件野生动物皮草,都沾着鲜血

不知何时起,拥有一件稀少动物的皮毛制品,成为很多人自以为是的尊贵体现。

于是,鳄鱼、蛇、安哥拉兔、蜥蜴、水貂、狐狸、鸵鸟等动物,不断为人类的虚荣买单。

野生动物皮草只是人的一件可有可无的衣服,对动物却意味着整个生命。

一件短款貂绒皮草,大约需要35只貂的皮,长大衣需要90只。

在很多养殖厂里,水貂一生都被囚禁在笼子里,吃着糟糕的食物,忍受糟糕的卫生状况。

为了保证皮的完整性,一般都采用多次肛门过电的方法杀死水貂。还有用毒气让水貂缺氧晕厥的,所以,很多水貂在昏迷状态下,就被活着扒皮。

这样的残忍「剧情」,每天都在全世界都上演。

哪怕只是羽绒服上一条小小的真毛毛领,背后都有一只动物被残忍扒皮的哀嚎。

如果我们看过它们被残杀的场景,就不会认为这是时尚和美丽,而是生而为人的羞愧。

狐狸的命运也好不到哪里去。

为了让狐狸多长一寸皮,工厂主会给狐狸吃高脂肪食物,硬生生将其喂成皮毛堆叠的沙皮狐。

自然界里,一只正常的狐狸体重是3.5公斤而提供皮草的狐狸,甚至重达20公斤

这些狐狸在短短的6个月生命里,都待在拥挤狭窄的笼子里,唯一一次走出笼子的机会,就是被杀害扒皮。

一件狐皮大衣穿在身上,也许会觉得华贵保暖,却不知,那是10-20只狐狸的生命。

它们本是奔跑在大自然里的生灵,却沦为披在人身上的亡魂。

人类对奢侈品越狂热追捧,就有越多的动物付出血淋淋的代价。

鳄鱼皮被称为皮革届的黄金,被做成皮包、鞋子、表带。

一条鳄鱼的正常寿命是70-80年,甚至更长,而为皮革而生的鳄鱼,只能活3年,就会被杀。

鳄鱼本是水中霸王,以凶残著称,而这些鳄鱼常年被养在一个身体长度的池子里。

取鳄鱼皮的过程之凶残,更让人不忍直视。

取皮时,鳄鱼被固定在桌子上,会有人用钢棍砸向鳄鱼的脊椎,破坏其脊椎组织,从而让鳄鱼无法动弹;另一种操作方法是用一根长长的钢钎插入鳄鱼的身体,直接捣碎脊椎。

在鳄鱼承受巨大痛苦之时,就被一点点活体扒皮……

生命倔强如鳄鱼,往往在剥皮后还能移动,存活4、5个小时,过程之痛苦可想而知。

 

而这一切的悲哀,仅仅是因为人类认为它们肚皮上的纹路很特别。

图片来源:《假如被剥皮的珍稀动物还活着》

这与其说是一种时尚审美,倒不如说是一种畸形的征服欲。

有钱无罪,但不能将虚荣与满足感建立在对野生动物的凌迟之上。

如果说,这世界上真的有什么时尚标准存在,那么,野生动物皮草一定是最丑陋的衣裳。

03:

对动物表演,永远说「不」

生而为人,我们竭尽一生都在寻找欢乐来源的无限可能。

但这些快乐,绝对不该建立在对动物自由、尊严的各种践踏上。

在尼泊尔地区,盛行一种动物表演:跳舞熊。

这些人通过残忍地虐待,训练熊为游客表演跳舞,从中牟利。

尼泊尔警方曾解救过两只跳舞熊,公熊19岁,母熊17岁,主人惨无人道地拔光了它们的牙齿,还用燃烧棒刺穿了它们的鼻子,穿上铁链,以便控制它们。

熊本是凶猛的动物,可在长期的驯服虐待下,两只熊面对解救它们的警察,一直紧张得不停吮吸爪子。

不知道在它们的内心里,是如何惧怕着人类的冷酷与残暴。

人们在观看动物表演时那一阵阵大笑,都是动物们生命的丧钟。

一个常识是:将动物训练成可以表演的程度,背后必然少不了各种胁迫、控制、殴打和虐待。

在泰国,大象表演舞蹈、画画、马戏,甚至被游客骑,都是稀松平常的事。

但如果你看过大象背后的训练,一定会觉得特别可怕。

比如他们训练大象练习倒立的方法,是一群人围着大象,用绳索、牛钩、火棒,一切能带给它们痛苦,让它们屈的东西他们都用。

 

更残忍的是,训练幼象必须把它们带离母亲,然后用绳索套上它们,利用各种体罚和殴打方法,从小让它们建立对人类的恐惧,顺应权威,从而控制它们。

为了让大象屈服,驯兽师会用一种叫「牛钩」的工具,钩住大象的耳朵、眼睛上方。

图片来源:《抱歉啊,大象》

在训练时,他们不停用牛钩击打大象,让它痛苦、流血,破坏大象的自尊。

图片来源:《黑象》

有时驯兽师根本用不到牛钩,只要手里有武器,只要比量一下,大象就知道要立即乖乖做动作,否则就会迎来痛苦。

它们的一生,除了被训练和表演,都被锁在狭小的移动空间里,毫无快乐可言。

大象的记忆力远超人类,这些痛苦记忆会伴它们一生。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有人愿意花钱看大象表演、骑大象。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商人们在这条肮脏的动物表演产业链上,赚得盆满钵满。

如果你听到大象被训练时痛苦的嘶吼,想必再也不会踏进动物表演场一步。

想保护它们很简单,拒绝观看一切动物表演。

04:

万物皆有灵,请尽量善良

我们想了解动物,但绝不是居高临下,虎视眈眈。

我们想亲近动物,但也绝不是以残暴的方式,让它们屈辱着,与我们亲近。

在这些被人类囚禁、胁迫、残害的动物里,很多死于窒息、饥饿、压力,甚至是心碎。

没错,是心碎。

万物皆有灵。

一只景区表演杂耍的猴子,拉住一个小男孩,指着他手上的银镯子,又指着自己脖子里的铁圈给他看,也许它以为,他们都是被锁住的……

人与动物,本应该山川有别,日月共享,但人类却用贪婪,一点点蚕食着它们生存下去的地盘和权利。

幸好,还有很多人正在为动物们的自由,不停做着努力和抗争。

一只原本要被做成皮草的北极狐,被解救后,白白胖胖地度过了第一个圣诞节。

一只被囚禁几十年的大象,被爱心人士解救后,流下了感动的眼泪。

图片来源:《黑象》

6个月大的斑海豹和7个月的象海豹,从放生箱里小心翼翼地探出头,很快冲向海滩,开心地投入它们熟悉的大海怀抱,水花四溅。

董卿曾说:

即使你占尽了优势,也不可能是为所欲为的。一切都在追求一种平衡……

如果我们失去了平衡,

枪响之后,没有赢家。

希望早晚有一天,所有被控制的野生动物,能逃出牢笼,归于山川,自由翱跃,哺育后代,与人类共享地球的四季更迭与光阴冷暖。

也许我们一次次的呐喊,无法帮野生动物们立即摆脱困境,但至少多一份努力,就多一份希望。

不要觉得自己力量小改变不了世界,不管力量有多小,只要做,就对了!

点个「在看」吧,让更多人加入进来。

生而为人,请尽量善良,拜托了!

- End -

作者:叶听枫,儿童教育心理学硕士,家庭教育研习者,看书,烹茶,带娃娃。数据来源于人民日报、央视新闻、新华网、网易新闻、中国经济网、大自然保护协会T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