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评 | 绽放劳动者的奋斗激情

关注

艺术题材选择与题旨聚焦素来是对创作者的考验和挑战。无论是深情凝望和吟唱雄伟的山河、博大的文化、缤纷的风物,抑或珍重记录和讲述人民的喜怒哀乐、人民的英雄壮举、普通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奋斗,其艺术价值都体现于既能精到选择与瞄准,更能深度推动与挖掘,包括对珍贵精神的提炼与凝聚,这是艺术作品成功与否的重要衡量标准。

音乐剧《在远方》投射快递题材,聚焦大时代背景下的平凡小人物,以快递小哥的辛勤创造、坚定追求,勾描快递业20年来波澜壮阔的发展历程,折射社会发展与人民生活所发生的巨大变迁,真诚赞美劳动者“每个人都了不起”的力量来源,在题材和精神世界的开掘上别具一格。

《在远方》的“快递”故事起始于上世纪90年代末期,适值改革开放风生水起的年代。主人公姚远是民营快递业发展初期的一个代表,当初的民营快递属于非法行为,时常受到邮政部门的严密稽查,每一单生意、每一次出门,都充满艰辛和东躲西藏的不确定性。在如此历史背景下,小人物与大时代的故事本可以发生多种架构,但作品没有以宏大叙事来结构剧情,而是选择以姚远为代表的一个个怀揣梦想的普通劳动者,用他们的青春奋斗和成长,诉说信念的坚定生长和新生活燃起的新希望。剧场里,观众为快递小哥的生活唏嘘,又为他们内心追求所牵引。

他们的故事缘何动人?生活中快递小哥是一群很容易被忽略的人。作品没有在展示普通人的辛苦和不易上着力,而是生动诠释小人物的打拼和向往。他们虽然渺小,“干着最急的活,住在老鼠乱窜的黑暗仓库里,”内心也有惶惑纠结和无奈无助,但他们知足,并且不甘,每天能笑着面对生活,“汗流过耳边,累只有一点点”,他们相信“每一天都是一个起点,只要不管不顾站起就跑,就会冲上云天,未来我们看得见。”更可贵的,他们都拥有对于远方和未来的梦想:姚远想开自己的快递公司,让兄弟们都过上好日子;高畅想让自己活得更有尊严;二叔的梦想最为朴实:去哪里都要带上我,去哪儿都不能抛弃我。大时代的折皱里,世俗的烟火味中,小人物的渺小与不甘、奔波与希望,像一丝丝辛酸、柔韧的细雨飘进观者的心里,温暖温馨,唤起曾经的回忆,鼓荡起满腔激情。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剧中的快递小哥始终在奔跑,向着远方。“奔跑”是主创赋予剧作的一粒形象种子,充满隐喻与象征。无论是创业起步,还是事业布局,抑或是向着寻找资本合作的更高台阶出发,“奔跑”中的苦涩与收获,始终蕴含着实现价值、花开灿然的明朗意象,与全剧的题旨内核“远方不是脚到达的地方,而是心超越的地方”构成鲜明互映,形象地揭示出追梦路上步履不停,这片宽阔的土地上,到处都会有明媚的阳光。作品不仅描绘出现实生活中普通人生活的底色,更揭示了他们心灵向上的底色。面对飞速变化的时代,他们不因自己生命的渺小,而放弃对梦想的追求与对其他生命的温暖与托举。题旨开掘清新美好,富有时代气韵和深意。

音乐剧是高度综合的舞台戏剧艺术。《在远方》中,一群鲜活的人物,悦耳动听的歌曲,青春勃发的演出阵容,构成剧作鲜明的身份辨识度。全剧音乐旋律优美,通俗以及带有民族音乐色彩的歌曲,符合人物性格,让观众入耳入心。“远方在哪里?”“远方是什么?”在都市打拼的青年都曾有过类似的迷惘,剧中由阿云嘎创作并演唱的主题曲《何处是远方》,深情诉说了自己对于青春、理想、奋斗的理解,“人生在世界,都要守护一个梦想。何处是远方,在心里还是想去更远的地方。”每次主题曲音乐响起,都令人动容。歌曲《兄弟》《叔是过来人》《我的梦想》等也因个性化、家常化,让观众共情。以音乐抒情,以歌曲塑造人物,利用音色和音域的变换体现人物角色的差异,在乐舞中展示人物间的戏剧冲突,全剧的综合性考量精彩独到。同时,剧中既有“姚远们”的创业历程,也贯穿了人物的情感线,姚远和高畅的兄弟情,姚远和路晓鸥的爱情,姚远和二叔的亲情,纯洁美好。以歌舞讲述故事,以情感勾描人物的纯朴昂扬,事业线的强光,情感线的柔韧,在流动的旋律和沾着生活露珠的情节中,焕发出艺术的真善美力量。

与剧情相贴近,舞台设计简约阳刚,现代时尚,变换丰富。从漏雨的地下室仓库住处,到巨大的钢铁货架,原木色的快递箱,再到新世纪的传递传送带,年代质感和时代气息浓郁。简洁流畅的场景转换中,中国民营快递业从无到有,在人民日益增长需求情况下由“黑”转“白”的迅猛发展历程,得到清晰呈现。舞台上看得到历史,摸得到温度,感受得到时代的变迁。

这部作品,取得了良好演出效果,为舞台艺术创作带来诸多启示。

首先,优质剧本提供了品质保障。音乐剧《在远方》改编自申捷的同名电视剧,编剧仍为申捷。电视剧曾斩获2020年白玉兰奖4项提名,54集长度的电视剧被浓缩于两个多小时的舞台时空,编剧对电视剧本概括提炼,对情节人物精细拿捏,在结构的清晰叙事和主旨的明确抵达中,体现了重新建构的深厚功力。

其次,契合时代脉动的情设人设引发广泛共鸣。住在阴暗的角落,内心却追向光明。每个人都在负重前行的路上,不懈奔向生活中的那束光,那束光就是远方,就是梦想,身份卑微,精神却立于高岗。作品对远方和梦想这一题旨的表达不矫揉不造作,力求生活化戏剧化。故事本可以铺展得宏大壮阔,却瞄准了快递小哥的个体视角,本可以演绎得惊险跌宕,却最终展示了世间的温情和奋斗者的心绪。劳动者的形象被塑造得平实质朴,亲切可感。每个观众都可从中看到自己的影子,产生强烈的代入感。

再次,青春而富有活力的舞台呈现令人赏心悦目。音乐旋律引人心动;多位演员因丰富的艺术积累自带观众流量;歌舞演员的表演朝气蓬勃。小人物的不屈奋斗、男女青年的离合聚散,被展现得青春时尚,不落俗套。在具有年代质感和工业美感的舞台设计及场景调度中,作品迸发出的友情爱情亲情和勇往直前、无所畏惧精神,契合了当代观众尤其是年轻观众的欣赏兴趣点,浓厚的生活气息、艺术美感和鲜活的时代氛围,使人深受感染。

马克思曾说,一个时代的精神是青年代表的精神,一个时代的性格是青春代表的性格。《在远方》的题材题旨与年轻创演团队的精彩演绎相得益彰。小切口讲述大事件,小人物折射大历史,以青春力量透视了气象万千的大时代。戏剧舞台需要什么样的艺术创作?如何与观众更有效勾连?内容形式如何富有创意走得更远?此剧的创作路径引人思考。

现实主义是一种创作方法,更是一种创作精神。以当代审美意识,观照人民群众的精神追求,以适合观众审美情趣的艺术表达,生动形象的讲述中国故事——《在远方》以当代视角,融合现代性多元性等颇富新意的时尚元素,提供了青春勃发、阳光励志讲述中国故事的艺术样本,为普通劳动者精神世界的开掘、为原创音乐剧的创新性发展带来有益参照。

作者:刘玉琴(《人民日报》文艺部原主任)

本文刊登于《光明日报》( 2021年01月31日 12版)

正能量、权威性、兴趣点、新语言

微信号:CAH-2017

网友信箱:cah2017@126.com

艺考相关文章

发现更多好内容

艺考用户说说

友善是交流的起点
带你看艺考 艺考推送时光机
位置:艺考-艺术-艺术自媒体-微信公众号-中国艺术头条-艺评 | 绽放劳动者的奋斗激情
咦!没有更多了?去看看其它艺考内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