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评 | 血与火铸就永恒爱国情怀——民族歌剧《同心结》评析

关注

摘要

民族歌剧《同心结》创作并首演于1980年,以抗美援朝英雄黄继光烈士为原型进行创作。黄继光是中朝人民所熟知和敬仰的英雄,上甘岭战役中,他在身负重伤、鲜血流尽的情况下,以顽强的毅力冲到敌人的机枪口,用胸膛堵住了敌人的猛烈火力,壮烈牺牲!2020年是抗美援朝战争70周年纪念,歌剧《同心结》复排。本文重点分析了歌剧《同心结》的剧本、音乐创作以及这部作品在当下复排的历史意义和艺术价值,并对复排版中主要演员的表演进行了点评。

关键词

《同心结》;剧本和音乐的特点;演员表演;现实意义

2020年是抗美援朝战争70周年纪念,9月27日,中国空军航空兵某团团长驾驶专机,护送第七批抗美援朝志愿军忠烈遗骸回国,“君辞70载,今夕请当归!”从2014年到2020年,共有7批716位烈士遗骸被运回祖国。70年前,240万志愿军战士雄赳赳气昂昂,奔赴异国前方血与火的战场,身后即是最亲爱的祖国,抗美援朝为的是保家卫国!英雄黄继光正是这千百万志愿军战士中的一员。

摄影 牛小北

民族歌剧《同心结》创作并首演于1980年,但是追溯起来,这部歌剧的创作最早始于 1965年。当年,剧作家田川、任萍创作了歌剧《黄继光》剧本,由罗宗贤作曲,导演韦明已经排演了第一幕,但因为“文革”的开始,创作被迫中断。1980年,田川、任萍对歌剧《黄继光》作了重大修改,并更名为《同心结》,由于此时罗宗贤已经去世,因此由黄庆和、王云之、刘易民担任作曲,导演依然是韦明。应该说,从《黄继光》到《同心结》,是剧作家对于创作所进行的发展性思考。黄继光是中朝人民所熟知和敬仰的英雄,上甘岭战役中,他在身负重伤、鲜血流尽的情况下,以顽强的毅力冲到敌人的机枪口,用胸膛堵住了敌人的猛烈火力,壮烈牺牲!黄继光的英勇壮举撼天动地,如何以歌剧的艺术形式将这位英雄再现于舞台,让黄继光精神永存,这非常考验创作者的智慧和能力。

歌剧艺术大都长于抒情而弱于叙事,中国民族歌剧的创作因考虑到国人的审美习惯和欣赏需求,从一开始就在努力做到叙事与抒情并重,但是对于舞台上展现两军激烈对攻的战争场景,如果不借助于现代多媒体光影手段,想要做到足够具有说服力的戏剧场面基本是不可能的。当然,即便运用高科技手段达到了一定的视听效果,也不能算是真正的舞台表达。黄继光最典型的事迹就是以血肉之躯堵住敌人的枪眼,但是在歌剧当中,这个行动只能作为戏剧发展最高潮的一个点,一部两小时的歌剧,不能仅靠“堵枪眼”这一个行动构成戏剧。田川和任萍都是从战争年代走来的军旅作家,抗美援朝期间,田川担任志愿军 39军文工团长,多次入朝进行战地采访,积累了大量的创作素材。在《同心结》的创作中,剧作家由黄继光这一局部个体引申到志愿军整个群体,全剧始终围绕“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这一大的主题展开。主题中,“抗美援朝”是“行动”,“保家卫国”是“目的”,“行动”通过戏剧故事来表现,“目的”则通过情感抒发让观众体会。

摄影 牛小北

从戏剧构成来看,《同心结》的故事并不复杂,主要人物设置也很简单,剧中主要角色一共四位,即黄继光、朴顺姬、黄继光的母亲黄妈妈、朴顺姬的祖母朴妈妈。朴顺姬是一位朝鲜小姑娘,父母都因为反抗美帝侵略牺牲,在朴顺姬陷入敌军手中的时候,黄继光和战友们救了朴顺姬,朴顺姬感激志愿军的救命之恩,将妈妈留给自己的“同心结”送给黄继光,希望黄继光能为父母报仇……故事的展开自然且顺理成章,同时也给予黄继光在朝鲜期间,从思想认识到行为行动的一个合理的成长过程。因为作为志愿军战士,不仅要会打仗,还要知道为谁而战。创作者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核心问题,通过让黄继光目睹像朴顺姬一家被侵略者残害的朝鲜人民,同时,又让朴顺姬的祖母朴妈妈不顾危险营救战斗中负伤的黄继光,两个看似独立的事件,其实是使中国人民志愿军与朝鲜人民的鱼水深情得到了非常充分的体现。因此,原本是朴顺姬父母爱情信物的“同心结”,在内涵上就得到了扩展和延伸,象征中朝友谊的同时,也表达了中朝军民同仇敌忾,打败侵略者的决心和勇气。

《同心结》的文本写作避免生涩华丽的文辞,整体风格追求一种天然质朴:“天将破晓金鸡啼,醒来不见阿妈妮!谁来唤我早早起?谁来催我上学去?谁来教我做针线?谁和女儿相偎依?……阿妈妮啊!你在哪里?”这是朴顺姬开场的一段唱,连续几个排比的设问,将人物的身份、年龄、面临的处境交代得一清二楚;黄继光面对受伤昏迷的朴顺姬,唱出了“眼望着燃烧的小村庄,血泊里躺着个小姑娘,她穿着单薄的破衣裙,躺在潮湿的野地上。头上的伤口鲜血流,深陷的眼窝闪泪光。在朝鲜受难的山野里,有多少这样的小姑娘,流着血呀含着泪,倒在染血的土地上。我的心虽比钢铁硬,此刻又怎能不悲伤!”这段唱,既有人物感性的体验,也有对现实场景的描述,具有很强的画面感和即视感,即使舞台上没有任何舞美道具,依然能够让观众强烈地感受到在被侵略者践踏的朝鲜国土上,处于水深火热中的朝鲜人民的悲惨境地。

“抬头仰望夜黑的天,那一弯月亮已落下山;云缝里露出明亮的北斗,它洒下闪闪的银光耀人眼;在这遥远的敌后战场,迷路的战士看见你多么喜欢 !我那亲爱的伟大祖国,正在这北斗星星下面;中南海的灯光灿如星斗,它正指挥我们艰苦作战。我那家乡年迈的妈妈,正在这北斗星星下面;老人家闪动着慈爱的目光,盼我把立功喜报寄回家园。北斗星为我指引方向,快把子弹压满弹盘,我要奋力冲出重围,回到我兄弟般的战友身边。”这是剧中黄继光在朴妈妈家中养伤时,一段抒情性的唱段,是黄继光内心活动的展现,此时离开部队的黄继光如离群的孤雁,彷徨迷茫,但是当看到了天上的北斗,就想到了中南海的灯光,想到了母亲慈爱的目光,心中又充满了无尽的力量。这段唱似乎只是一种颇具浪漫色彩的抒情,其实包含的意义却非同寻常,它所表达的正是前述所说“抗美援朝”的目的“保家卫国”,就在同一片星空下,这里是残酷的战场,祖国却因为有战士的守卫而无恙。剧中类似上述风格的唱词比比皆是,看起来几乎是口语化的语言,但是却蕴含着深意,这些唱词读起来都很有韵律感,是具有音乐性的简明朴素的剧诗。

正是因为这种剧诗化的语言,为歌剧的旋律性、可听性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同时,在结构戏剧的时候,剧作家避开了正面战争的描写,通过军民情、亲人情、战友情将戏剧向前层层推进,歌剧的音乐将中朝民族民间音乐的特色融于一体,富有中朝双方的民族风韵,旋律流畅动听,剧中的主题曲《同心结》,朴顺姬的唱段《阿妈妮啊,你在哪里?》《月亮啊,快快升起》,黄继光的唱段《抬头仰望夜黑的天》《等我把立功喜报寄回家》等都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此外,这部歌剧的音乐注重戏剧性和音乐性的结合,风格统一,形式丰富,既有壮烈的颂歌、英雄的进行曲,又有轻快、热烈的舞曲,还有抒情浪漫曲、戏剧性的咏叹调,在音乐上形成了多层次、多色彩的强烈对比。创作者还根据朝鲜民族能歌善舞的特征,安排了几个颇具特色的舞蹈场面,不仅为舞台呈现的丰富性提供了更多可能,也使全剧更具有诗化的浪漫主义色彩。

摄影 牛小北

2020年 10月26日,歌剧《同心结》复排版在国家大剧院上演,本次复排由四川省交响乐团担任制作演出,艺术顾问乔佩娟,音乐总监王祖皆,文学统筹冯柏铭、冯必烈,复排作曲栾凯,编配李文平,导演宫晓东,指挥肖超,主演王宏伟、蒋宁、张卓、黄华丽等。

王宏伟饰演的黄继光给人留下的印象很深。近年来,王宏伟主演了多部原创民族歌剧作品,《同心结》中黄继光这个人物,可以说是比较全面而充分地发挥了王宏伟的艺术特质,达到了形神兼备、唱演俱佳的效果。在为《同心结》选拔角色的时候,王宏伟是本剧艺术顾问乔佩娟老师强烈推荐的饰演黄继光的不二人选。事实上,对于塑造黄继光这个人物,王宏伟确实具有不可替代的优势。军旅出身的王宏伟,参军 36年,歌唱 20多年,歌剧表演 12年,似乎这一切都在为黄继光这个角色作准备。而王宏伟对于艺术的执着认真也是圈内闻名的。王宏伟坦言,对于饰演黄继光这样家喻户晓的英雄人物,始终心怀敬畏!为了塑造好这个人物,王宏伟在极短的时间内,翻阅、查看了大量抗美援朝的书籍、回忆录、口述史等各种文字和影像资料,随后又和剧组一起前往四川德阳中江县的黄继光故里、黄继光纪念馆参观学习,与黄继光家人深入交流。从 9月 12日进组到最终在德阳、成都、北京的每一次排练、演出,王宏伟将自己彻底融入角色。

《同心结》在国家大剧院演出时的舞台是有 80多级台阶的陡坡高台,身穿厚重棉服、手拿真的钢枪的王宏伟,不仅需要自如地在台阶上行走、跑跳甚至打滚,还要跟着音乐的发展,很好地完成演唱。歌剧是歌唱的戏剧,“唱”是丝毫马虎不得的,但是表演也要按照导演的要求一丝不苟地完成,所有这些,即使对于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也属于高难动作,更不要说像王宏伟这样的中年人。演出时,王宏伟汗流浃背,头上的棉帽都被汗水浸湿,汗水顺着额头流到眼睛里,都不敢伸手擦一下,看不清指挥的时候,只能使劲眨眨眼,确保与乐队、与对手分毫不差地完成演唱和表演。所有这些艰难,台下的观众根本发现不了,观众看到的,永远是那个年轻、充满活力和热情、对朝鲜人民满怀同情和热爱的志愿军战士黄继光。王宏伟说:“在抗美援朝战场上,每天都会有黄继光一样的英雄牺牲,他们是为了保卫祖国而献身,我今天遇到的这些困难又算什么?”王宏伟塑造的黄继光,是那么的真实质朴,又是那么的光彩照人,是王宏伟让黄继光在歌剧舞台上获得重生!

复排版《同心结》舞美很简单,如前所述,唯一的实景就是那个 80多级台阶的高台,其他戏剧场景和氛围基本通过多媒体投影在台阶上实现。在导演的调度中,饰演黄继光的王宏伟和饰演朴顺姬的蒋宁分别都有在台阶上打滚的戏,在排练演出的一个多月时间里,两人身上摔的乌青块就没有断过,基本上是旧的还没好,新的又来了。对于王宏伟来说,毕竟在部队锻炼过,完成这样的动作还算是有一定的基础,但是对于蒋宁来说,从高往低滚落下来,然后爬起来就唱,观众看得都心惊肉跳,对一个纤弱的女演员更是巨大的挑战。出人意料的是,蒋宁不仅很好地完成了表演,接下来的演唱依然能做到声音气息稳定,表现力丝毫没有减弱。蒋宁这次出演朴顺姬,在演唱方面较之以前又有巨大的提升,尤其是声音在音色、音质上都有着质的进步,剧中蒋宁饰演的朴顺姬,音色明亮、纯净,富有感染力,几段重要唱段都有不错的发挥,给人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剧中饰演黄妈妈的张卓、饰演朴妈妈的黄华丽无论演唱还是表演也都可圈可点,令人信服。四川省交响乐团在肖超的执棒下,也比较好地完成了演奏任务。舞台整体呈现也有诸多新的想法和尝试。

一场歌剧的演出可以落下帷幕,但是70年前的那段记忆却早已深深镌刻于每一位中国人的心中。回望那段血与铁的较量,千千万万的“黄继光”们对祖国、对人民最深切的热爱和无畏的牺牲,足以穿越时空,让我们永远铭记!

作者:游暐之《歌剧》杂志主编,上海歌剧院艺术创作室主任

本文刊于《艺术评论》2020年第12期

正能量、权威性、兴趣点、新语言

微信号:CAH-2017

网友信箱:cah2017@126.com

艺考相关文章

发现更多好内容

艺考用户说说

友善是交流的起点
带你看艺考 艺考推送时光机
位置:艺考-艺术-艺术自媒体-微信公众号-中国艺术头条-艺评 | 血与火铸就永恒爱国情怀——民族歌剧《同心结》评析
咦!没有更多了?去看看其它艺考内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