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玉龙个展“净相·无相”在艺术外滩浦西馆开幕

关注

1月9日,赵玉龙个展“净相·无相”在艺术外滩浦西馆开幕。此次个展以“净相无相”为主题,展示了艺术家赵玉龙近十年创作的“净相”系列作品,这也是其经过不断积累、转变、突破所呈现出的艺术面貌。

对于“净相无相”的含义,艺术家蒋正根认为:“净相”即为无相,无相又为实相。展览以两幅红色的抽象作品为开端,赵玉龙用一种近似单色绘画的语言,与展览的空间发生了某种关联,产生了一种呼应。作品线条筋脉闪烁,似富有无限的生命力;有的则平实缓和,静静地隐匿在大片的彩色中;而他线条行走的纹路却恰似一场与我们视觉玩耍的游戏,让观者体验到了与线条共鸣与联结的情感,从而达到了一种两者合一的境界。

赵玉龙的麻纸系列作品,颇具个人特色。他将丙烯涂附在麻纸上,而麻纸粗糙的纹路被永恒地固定在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当中;他的拓印创造出了一种纵横交错、层层叠加的肌理效果。

据悉,展览将持续至2月3日。

展览现场

净相·无相

文|蒋正根

抽象绘画在西方有着100多年的历史,在中国只有三十多年的进程。30多年我们涌现了一批优秀的抽象艺术家,他们可以说是对西方抽象艺术在中国实验性的终结。

赵玉龙净相No.124布面丙烯180×110cm2019年

那么,现如今我们怎么做抽象艺术了?这确实是个难题。我也知道当下有一批逐渐成名或未成名的,却比较优秀的抽象艺术家在默默地实验着。他们的作品说是抽象艺术,但却很难简单用西方抽象艺术的既定标准去评判,因为他们既不是表现性的抽象艺术,也不是完全理性的抽象绘画,他们似乎介于这个“中间”。而这个“中间”有点类似德勒兹所说的第三种绘画,然而却也不尽然,他们的一个共同点,就是从自己的内心出发,感悟艺术的本真。他们的作品都显得空灵和简约,而这种空灵简约又恰恰是在繁复中完成的,而繁复的叠加与覆盖又使他们作品具有了某种时间性和过程性。这需要一个平和的心,而他们作品中的宁静恰恰就来自于这样的平和。

赵玉龙净相No.136布面丙烯180×110cm2020年

由于他们作品用的是油画或丙烯材质,不叫抽象绘画,我们似乎又找不到一个与其相适宜的词汇。其实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都在做一个有别于抽象绘画的“抽象”绘画。在这一点上,批评家可能滞后于艺术家,如果是这样我以为是幸事。

赵玉龙净相No.148布面丙烯50×50cm2020年

赵玉龙的《净相》系列作品,已经开始具备了这样的艺术品质,并且沿着这条路在默默地走着。“净相”简单的说就是清净相。也就是说将人的一切现行、觉闻、见、知回归本来的清净,这样的清净我们把它称之为“净相”。既然“净相”就是清净之相,所以它需要一个艺术家把艺术还原成本具的面貌,这种漫漫的还原过程,也就是所谓的修炼。

赵玉龙净相No.113布面丙烯90×90cm2018年

赵玉龙用无数条浑然的曲线与繁复笔触的叠加,呈现了他内心的简单和清净;他用纯粹、干净且形而上的心性所展现出来的艺术语言,来揭示生命的真相。对于赵玉龙的“抽象”作品而言,“净相”即为无相,无相又为实相。这是因为他艺术的思维接近形而上本性的表达,与其佛学的宗旨形成共鸣。所以他以“净相”命名的作品,来演绎他艺术创作的语言。

他一直走在路上,尽管漫长,实属不易,总算见证了“晨曦而出”。

2020年12月4日

赵玉龙,1976年生于黑龙江,1996年就读哈尔滨师范大学,2006年就读东华大学,2012和2013年赴美国游学。现为上海工艺美院讲师,上海市青年美术摄影家协会副秘书长,上海美术家协会会员。

编辑|杨晓萌

制作| 王 甜

校对|千 惠

《中国美术报》为周报,2021年出版40期。邮发代号:1-171

1.全国各地邮政支局、邮政所均可订阅,192元/年

2.直接向报社订阅,发行联系人:吴坤

电话:13071178285

艺考相关文章

发现更多好内容

艺考用户说说

友善是交流的起点
带你看艺考 艺考推送时光机
位置:艺考-艺术-艺术自媒体-微信公众号-中国美术报云课堂-赵玉龙个展“净相·无相”在艺术外滩浦西馆开幕
咦!没有更多了?去看看其它艺考内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