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时免费阅读头条专栏

艺海留痕|浑厚雅逸 墨韵甘醇——张利平山水人物画简评

关注
已关注
已关注
相关推荐

1958年,张利平出生于一个军队干部家庭,教育环境良好。他自幼就显示出绘画的天赋,小学、初中时得到美术教师宋成经的精心指导,打下了较为坚实的绘画基础,这也使其成为同龄人中的佼佼者,所画“佳作”经常被学校“择优”展示。20世纪70年代初,山东艺术专科学校(现为山东艺术学院)在全省招生,13岁的张利平因绘画成绩优异,被确定为唯一的“保送生”。不过他当时年龄较小,父母并没有同意,张利平如今回忆此事,还是感到非常遗憾。后来他上了高中,其间受教于当地名人高龙章、刘治安。

毕业后的张利平曾在一家大型国企做了30多年的美工。因工作需要,他临摹了历代书画佳作,并学习了二王、颜体书法,兼之篆刻及实用美术字。张利平为人谦和坦率,与人交往以诚相待,唯于绘画上任性——他遍赏黄宾虹的画作,通读画理,谙熟“五笔七墨”之法;他喜好石涛山水画的灵动,着力于探寻“法自我立”和“笔墨当随时代”的精神;他推崇李可染“可贵者胆,所要者魂”的创作主张,也学着自觉做一个“苦学派”;他临习《芥子园画谱》,不断强化自我……创作上,张利平以南齐谢赫的《六法论》为准则,着力以线造型、以形传神,从而使作品表现出一种浑厚雅逸、墨韵甘醇的风貌。

张利平的山水画善于以线条为骨塑造山川河流、以灵动的笔墨表现自然的和谐与节奏。他的诸多画作构思奇崛、计白当黑、变化丰富、铺色沉着、层次分明,追求超然物外、天人合一的艺术境界。

作品《夏日送爽山间道》采用竖式构图,意在表现高远之境。画面多皴法并用,近景绘高山脚下的茅屋,赭黄轻染,花青点缀着古树,似夏风送爽。沿陡峭山路而上,渐入佳境,晴岚雾霭中可见山上红墙古刹,那悠扬的钟声仿佛远远传来。该画大胆运用了中心分隔法,因铺垫了左侧的山坡,并有右侧低矮群峰的映衬,有了虚实对比,故将山峰放在画面中心并不显得突兀。画面的底部与顶部注意了对角关系的呼应,使整幅画面平衡中寓变化,以山境写出了画者的心境。

《云山烟岚图》中的笔墨语言较为丰富,山势崔嵬,林木苍苍,云雾掩映村舍。平远法的横势构图让视野开阔,屋宇遥望,树掩云藏,让人仿佛置身于烟云缭绕、鸡犬相闻的静谧环境中。细赏其画,近景的积墨层叠并不见其脏,远景的率性勾皴也不使其乱,浑厚与雅逸并存,繁密与简约互见。

《九曲黄河万里沙》一画,运笔开合有度,显示出气势雄阔的壮美。山脚下的黄河裹泥带沙奔腾而下,生生不息。《早发白帝城》山势高耸,层峦叠嶂,间或云蒸霞蔚,江水流注如玉带飘逸,刻画了三峡的壮美。

《古寺春晖》是张利平根据台儿庄古城内的清真寺创作的,他把一座历经百年沧桑的古寺描绘得生机盎然。画家通过“传移模写”把分散的建筑物集中在画面里:寺院中两处主体建筑群,台儿庄古城及北门隐现其后。院里柏树竹林葱郁苍翠,粉色桃花俏丽盛开,整体画面营造出古寺层次错落、丰富多彩的意境,彰显了画家的笔墨功力。驻地的回族负责人苏佰喜看后欣然撰句:“清真古寺壮台城,回汉一家兄弟情。不忘初心跟党走,民族团结共繁荣。”并把该画作为主图,印制了2021年挂历数千份。

古寺春晖

张利平的人物画作品,有些直接取材于古诗文,而又不拘泥于古诗文,其中融入了画家的创意与升华。他的得意之作《松下问童》就取自唐代贾岛的《寻隐者不遇》:“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画面以简练的笔法,勾画出正在问答的一老一少,盘曲的老松似在倾听,画面安详宁静、亲切自然。该画构图布局合理、留白恰当,重骨法用笔,每一笔墨线骨力丰厚,点画之间置陈布势如同书写汉字一般。人物的简练、松树的繁茂,一简一繁,犹如音乐的节奏。

松下问童

《逢入京使》描述的是唐代岑参远赴西域,路逢回京使者,托带平安口信,以安慰悬望的家人的典型场面。画面远景路途漫漫,色调氤氲,岑参身后的众多将士也驻足眷顾。荒凉大漠作揖相别的描绘,凸显了悲怆的场景,使人尤感今日和平岁月的弥足珍贵。

《童孙未解供耕织》则取材于宋人范成大的七言诗《四时田园杂兴·其三十一》:“昼出耘田夜绩麻,村庄儿女各当家。童孙未解供耕织,也傍桑阴学种瓜。”画面映入眼帘的是田旁坡前桑树下三个天真烂漫的儿童。他们虽年幼不识耕作,却或蹲或坐或跪,认真学着大人的样子刨地、栽种、埋土、浇水,欢快的神情跃然纸上。头顶上飞来的两只小鸟扑扇着翅膀,像是为从小爱劳动的孩童鼓掌。

点击查看全文
搜索
  • 赞赏
  • 不喜欢
写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