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学史:第二章 正始文学

古代文学

2021/04/11

关注

第二章 正始文学

正始,是魏齐王曹芳的年号(240—249),文学史的正始时期,指的是曹魏后期到司马氏以晋代魏这一时期。其时曹魏集团和司马氏集团各自网罗党羽,扩大势力,争权夺利,斗争十分残酷。尤其在司马氏集团掌握政权以后大肆诛杀曹魏集团,造成中古史上“名士少有全者”的最黑暗恐怖的时期。充满阴谋和篡夺的险恶斗争,恐怖政治的压力,加上老庄思想的影响,使正始诗歌的内容与风格呈现出与建安诗歌迥然不同的面貌。深刻的理性思考和尖锐的人生悲哀,构成了正始文学最基本的特点。正始文学的代表是“竹林七贤”,即阮籍、嵇康、山涛、向秀、刘伶、阮咸、王戎。竹林七贤是玄风大兴的产物,谈玄促进了他们的交游,但彼此志趣并不相合。阮籍醉酒佯狂不问世事,嵇康终因公然不与司马氏合作而被害,此二人是这一时期最重要也是最有代表性的作家。

第一节 阮籍

阮籍(210-263),字嗣宗,是“建安七子”之一阮瑀之子,他博览群籍,尤好《老》、《庄》。曾为司马师、司马昭的僚属。晚年做过步兵校尉,故世人称“阮步兵”。阮籍年轻时有济世志,但随着政治风云日趋险恶,阮籍只得放弃了自己的雄心。他用佯狂的办法来躲避矛盾,终日饮酒,不问世事,“发言玄远,口不臧否人物”。如此小心翼翼、如履薄冰,虽避免了杀身之祸,但内心极端痛苦。史传记载他“率意独驾,不由径路,车迹所穷,辄恸哭而返”。

阮籍的文学成就,主要是《咏怀诗》82首。八十二首诗虽非一时一地之作,但因内容集中,风格和表现手法接近,可以看成五古咏怀组诗。主要有三方面内容:一是抒写内心激烈的矛盾和强烈的忧生惧祸之情。《咏怀》其一“夜中不能寐”是最有代表性的作品,奠定了整个组诗的基调。诗人用象征的手法,通过他夜中难寐、徘徊户外的一系列举动和眼前所见所闻,抒发了一种既难以名状又难以排遣的深沉愁绪。再如其十七“独坐空堂上”,写遥望整个世界空无一人,唯见失群的鸟兽惊惶奔飞,抒发了强烈的孤独感和忧生之嗟,给人以震撼。有时诗人的内心情感也用直抒胸臆的方式表现,如其三十三“一日复一夕”直陈“终身履薄冰,谁知我心焦”,倾诉了在动荡不定、变幻无常的社会背景下形成的哀伤、焦虑、忧愤的心情。这样的作品在《咏怀》中有相当数量。

二是讽刺统治集团的荒淫腐朽和专制残暴,批判维护世族统治的儒家礼法的虚伪。这一类作品也往往不是对人物、事件作具体描绘,而主要是抒发由历史事实引起的盛衰之叹。如其三十一“驾言发魏都”由古吹台引起联想,用战国之魏喻曹氏之魏,影射魏王只知歌舞行乐,不知养兵用贤,难免重蹈前人亡国的覆辙。其十一“湛湛长江水”对楚国君臣荒淫误国行径的揭露,显然也是针对曹魏王朝的。更多的盛衰之叹则是针对恐怖政治而发,但这类诗多用曲笔,写得更为隐晦曲折。一般不具体记述史实,而着重抒写作者对于社会和人生感受的思考。诗中还有不少篇章揭露和讽刺了那些趋炎附势的名利之士和虚伪做作的礼法之士,淋漓尽致地刻画了他们丑恶的嘴脸和卑鄙的灵魂,如其六十七“洪生资制度”。

三是借饮酒、求仙表现遗世独立、高蹈出尘的情怀。阮籍在诗中赞美了巢由、夷齐、四皓等隐士,也一再抒发“愿登太华山,上与松子游。渔父知世患,乘流泛轻舟”(其三十二)的隐居求仙的愿望,但这一切都不过是诗人企望逃避现实、排遣苦闷的一种曲折的表达方式而已。

阮籍诗的风格隐约曲折,这是由他所处的时代和自身经历决定的。正如李善《文选》注所说:“嗣宗身仕乱朝,常恐罹谤遇祸,因兹发咏,故每有忧生之嗟。虽志在刺讥,而文多隐避,百代之下,难以情测。”造成这一艺术效果的主要原因是《咏怀》诗继承了《诗经》、楚辞以来的比兴象征手法,并加以玄学性的创造发展。具体做法一是将象征手法与寓意的不确定性结合起来,再加上典故的多义性,使诗寓意深邃难明;二是用多种比兴构成完整的意境,使寓意藏而不露。故钟嵘《诗品》评阮籍诗:“言在耳目之内,情寄八荒之表”、“厥旨渊放,归趣难求”。

阮籍《咏怀》开创了五古咏怀组诗的体例,对后世影响十分深远。从唐代陈子昂、张九龄《感遇》和李白《古风》的组诗形式和哲理与诗情结合的特点中,都不难看出对阮籍的继承。

阮籍的散文,不仅在精神上继承了建安文学的优良传统,有深刻的思想内容,而且在艺术上使气骋辞,以情被质,一些受玄学思辨精神浸染的论说文,尤其说理透彻、论证严密,其《达庄论》和《大人先生传》等,均属此类。

第二节 嵇康

嵇康(223-262),字叔夜,是魏晋之际著名的思想家、文学家、音乐家。他爱好老庄学说,大胆标榜“非汤武而薄周孔”,以“自然”对抗“名教”。司马氏专权时,他公然以隐逸表示不合作,招致杀身之祸。

嵇康诗文兼善,现存诗50多首,主要抒写世路险恶,人生忧患。其中四言居大半,清隽雄秀,颇有独创。代表作是《赠秀才入军》18首,是一组各自成篇而又相互勾连的四言诗。第九章想象入军纵马驰骋豪迈倜傥的雄姿,第十四章描写诗人隐居俯仰自得的雅兴,都生动传神。其中“目送归鸿,手挥五弦”两句,透露出诗人高峻的人格和傲世的精神风貌,是广为传诵的名句。

嵇康的四言诗,形象鲜明,意境深远,在形式上改变了此前四言体多用虚字和单音词的句式,采用赋体大量运用双音词的对偶句式,语言精练清新,更加灵活自由。为四言诗的发展及形成新的美学品格做出了贡献。

嵇康的《与山巨源绝交书》,是一篇与司马氏集团决裂的宣言书。文章申明自己不愿当官是为了远祸全身,并非不慕荣利,提出做官“必有不堪者七,甚不可者二”,充分地表现了对世俗礼教的鄙夷和蔑视。文中提出的“非汤武而薄周孔”,更是异乎寻常的大胆。他的文章篇幅宏大,情绪激烈,分析深透,自由挥洒,文字骈散交错,灵活自如,具有通脱恣肆、朴质自然的艺术风格。

艺考相关文章

发现更多好内容

艺考用户说说

友善是交流的起点
带你看艺考 艺考推送时光机
位置:艺考-艺术-文学艺术-古代文学-中国文学史:第二章 正始文学
咦!没有更多了?去看看其它艺考内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