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联邦城市建筑要回到古典主义?——特朗普《促进联邦城市建筑美丽法案》遭到强烈声讨

关注

《中国美术报》 第217期 域外美术

大选失败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也许只剩下很短的在任时间了,但他显然还在为自己的政治理想努力着。近日,特朗普签署发布了一项新的行政命令,强制要求“美国所有的联邦政府建筑都应该美丽”。是的,他用了“美丽”(beautiful)这个词,法令全称为《促进联邦城市建筑美丽法案》。

1846年的美国白宫图片:wikipedia

这项行政命令的具体条款,主要是关于美国联邦政府预算超过5000万美元的建筑,都必须采用古典主义设计,比如像国会大厦或白宫那样的古罗马式样。并且“它们作为城市建筑,要具有明显的可识别性,一般说来,古典建筑是默认的样式。除了特殊情况,不应该采取其他设计样式。”早在10个月之前,特朗普政府就已经泄露出这份行政命令的草案,也曾经掀起了不小的风波。这份草案遭到了美国建筑师协会和美国国家历史保护信托协会等组织的强烈谴责,甚至美国圣母大学建筑学院热爱古典建筑的院长也加入了声讨这一行政命令的行列。

托马斯·费弗设计的盐湖城法院大楼 图片:archdaily

很明显,现代主义建筑让美国总统特朗普感到不快。这项命令中特别批评了一些现代建筑,比如由汤姆·梅因(Thom Mayne)设计的旧金山联邦大厦和托马斯·费弗(Thomas Phifer)设计的盐湖城法院大楼等。“尽管那些解构主义的建筑可能会给建筑界专业人士、艺术家们留下深刻印象,但联邦政府的建筑应该让普通公众也觉得美丽。”美国建筑师协会立刻发表了声明,谴责了特朗普的武断决定,并表示将与即将上任的总统拜登合作,扭转这一局面。

特朗普是地产商人,他公司旗下的建筑和装饰风格我们都十分熟悉了:罗马柱样式、大理石材料、金碧辉煌的装饰……但如果说签署这道政令的原因仅仅是特朗普个人喜好的话,未免还是有些偏颇。城市中的新建筑——尤其是政府所辖的建筑究竟应该采取古典风格的设计,还是把设计交给现代建筑师?这个话题多年来都饱受争议,对发展中的中国来说也是一个可供参考的问题。

特朗普的行政命令虽然已经签署,但在互联网上——包括建筑界内部,关于传统和现代主义优缺点的讨论早已演变成了不可开交的论战。传统建筑爱好者、白人至上主义者和其他保守的团体将他们对古典美学的热情同偏执民族主义政治观念结合起来,将古典主义建筑作为自己的武器。建筑也是政治的某种体现,越来越多的古典秩序、带有凹槽的罗马柱和锯齿状的屋檐不仅象征着坚固、永恒的建筑主题,而且象征着这些群体对西方文明史的维护。在美国,建筑师和联邦政府的建筑项目之间的纠葛有着悠久的历史,因为这些建筑直接定义了国家形象。美国南北战争之后,这种竞争开始走向白热化。当国际主义建筑出现之后,美国流行的古典建筑艺术风格与以流线形为代表的现当代建筑发生了强烈的冲突。联邦政府通过控制公共工程预算或承包商,渐渐影响了政府建筑的风格。在这种政府干预之下,一种古典和现代相融合的样式被逐渐发展起来,美国人称之为“压抑的现代主义”(Depression Moderne)。

保罗·克雷特设计的辛辛那提联合车站 图片:《纽约时报》

保罗·克雷特(Paul Cret)、瓦迪·巴特勒·伍德(Waddy Butler Wood)、麦克金(McKim)等建筑师正是这种新建筑风格的拥趸——至少是坚定的执行者。他们把古典建筑中的经典比例、华丽的装饰与现代的钢结构、混凝土结构融合在一起,创造出深受美国政府喜爱的、能够体现其崇高理想的建筑物。保罗·克雷特所设计的华盛顿美联储总部大楼正是这种建筑中的典型。克雷特的影响力十分巨大,以至于“希特勒私人建筑师”阿尔伯特·斯皮尔也吸收了美国人发明的这种建筑样式,并设计出纽伦堡的纳粹会场等宏大的建筑。

保罗·克雷特设计的美联储总部大楼,是典型的“压抑的现代主义”建筑图片:Britannica

随着特朗普对纯粹古典主义建筑的推崇,这种影响可能已经不再是主流。近些年来,我们也看不到这种压抑的现代主义建筑。但对于如今的政府建筑来说,争议不仅存在于古典与现代之间。古典建筑的支持者声称,现代建筑是当年的先锋派建筑师们强加给公众的。然而装饰艺术风格的帝国大厦和林璎设计的越战纪念碑早已成为美国最受欢迎的建筑之一。今天的美国建筑师们,包括世界上多数国家的建筑师和事务所的工作模式都可以称为“现代主义”。现代意味着简单高效的方法、成本低廉的材料和更加灵活的功能。

现代主义建筑已经有了一个世纪的历史,它的核心在于“形式服从于功能”的理念。重要的是,古典主义和现代主义并不是对立的,而是一个连续的统一体,根本没有必要非得在二者之间做出选择。

大卫·阿贾耶设计的纽约“威廉130号”大楼中的古典设计图片:dezeen

现代主义建筑师路易斯·卡恩从古典主义建筑中获得了巨大的灵感,其中的元素一次又一次地出现在他的建筑中。最近几年,英国籍加纳建筑师大卫·阿贾耶设计了纽约的一幢摩天大楼,上面一排排青铜色调的拱形窗户明显是向装饰主义致敬。即便是我们眼中最现代的建筑师弗兰克·盖里,也用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和洛杉矶的迪士尼音乐厅这样的“金属形态”建筑,来描绘他心中的古希腊和古罗马。因此,留给特朗普或者是拜登的问题应该是:如何定义古典和传统,以及如何确定哪些建筑符合这些主观标准?如果仅仅是这项行政法令中所说的“让普通公众觉得美丽”,那么必将会引发一场闹剧。

弗兰克·盖里设计的迪士尼音乐厅图片:archdaily

好的建筑、美丽的建筑很重要,因为它们可以影响我们的情绪,激发我们的创造力和反思自己的能力,并能够缓解我们的焦虑。风格几乎与建筑真正重要的品质关系不是那么的密切,比如规模、比例、光线、纹理、空间流行性和可持续性。

所有当今存在的古典主义符号或特征都告诉建筑师们,创新和进步将是颠覆性的;它同时向公众发出信号:对传统的改进比不受约束的未来更加安全。在这件事情上,也许特朗普并不完全是错的,但他一定是莽撞的。■

编辑| 殷 铄

制作|千 惠

校对|王密林

《中国美术报》为周报,2021年出版40期。邮发代号:1-171

1.全国各地邮政支局、邮政所均可订阅,192元/年

2.直接向报社订阅,发行联系人:吴坤

电话:13071178285

此文章为原创,任何个人或机构在未经同意的情况下不得擅自转载或引用用于商业用途。如有用于商业用途的目的,请提前联系本报同意后方可转用。

艺考相关文章

发现更多好内容

艺考用户说说

友善是交流的起点
带你看艺考 艺考推送时光机
位置:艺考-艺术-艺术自媒体-微信公众号-中国美术报云课堂-美国联邦城市建筑要回到古典主义?——特朗普《促进联邦城市建筑美丽法案》遭到强烈声讨
咦!没有更多了?去看看其它艺考内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