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时免费阅读头条专栏

没有不散的宴席?这场“南唐夜宴”就千年未散!

关注
已关注
已关注
相关推荐

近期,有消息称,故宫博物院原定于去年开展的“往昔世相——故宫博物院藏古代人物画展”,可能于今年与大众见面。

其中就有《韩熙载夜宴图》。虽然由于疫情,展览一再延期,但无数爱好者仍为这幅画的再次现世而欢呼雀跃。

这幅画究竟有着怎样的魔力,令无数爱好者为之着迷?

右滑查看《韩熙载夜宴图》全卷

妙趣横生的绘画技巧

顾闳中用其独特的手法描绘出韩府夜宴的情景,将《韩熙载夜宴图》巧妙的分为五部分。在不同的部分之间,画家精心运用屏风、床榻、长案、管弦乐器等古代屋内常见的物品将画面进行软分割,使画面既有彼此的独立空间,又不乏连贯性,打破了时间与空间的界限。

全图共分为5段。首段“听乐”,第二段“观舞”,第三段“暂歇”,第四段“清吹”,第五段“散宴”。

不仅如此,《韩熙载夜宴图》在美术史上有着很重要的地位,可以说代表了古代工笔重彩的最高水平,其设色工丽雅致,富于层次感。同时,此画可以视为现实主义杰作。有人觉得它足以媲美同时代的西方画作。

画面内容丰富,涵盖了家具、乐舞、衣冠服饰、礼仪等方方面面,是研究五代时期服饰、装饰等艺术风格的重要参照物,对研究中国古代绘画、传统服饰、民族音乐以及古代人文生活艺术具有极高的参考价值。

《韩熙载夜宴图》中的歌伎

令人沉迷其中的谜团

这幅画的美术水平无人质疑,而围绕着此画的众多谜团则让众多爱好者“走入画中,难以自拔”。

其中,最令人魂牵梦绕的谜团便是,这幅画究竟缘何而做?一般有两种观点:一是南唐后主李煜出于担心或好奇,希望了解大臣韩熙载的夜宴细节;二是李煜对韩熙载的荒纵很恼火,于是派人画下夜宴的场景后再赐给韩熙载,“使其自愧”。

《韩熙载夜宴图》(局部)

其次,这幅画的顺序是否被打乱?仔细看主人公韩熙载所穿的衣服,在画中的第一段里,他穿黑色衣服,正襟危坐。第二段里,穿家常黄色衣服,为舞姬擂鼓助兴。第三段,又穿上黑色衣服洗手。第四段,穿白色衣服,袒胸露腹。最后一段,重新穿上黄色衣服。最怪的是,送客的他手里还拿着擂鼓的一对鼓槌。

从右至左为,第一至第五段中的韩熙载

因此,有人怀疑,这是一幅顺序被打乱的“接卷”。

最后,这幅作品究竟是不是五代时期顾闳中的真迹?如果是五代作品,为什么屏风上的花鸟山水是南宋风格?如果是写实之作,为什么画中的男女服装不属于同一朝代?假如它是南宋院中人笔,也为宫廷收藏或著录,何以宫廷与画院没人提过片语只字?

歌伎背后依靠着屏风

多少年来,众多文人雅士痴迷其中,探索真相。从1954年启功先生发表《谈〈韩熙载夜宴图〉》以来,沈从文、薛永年、巫鸿、李松、余辉等海内外大家和专业研究人员,发表了研究成果近200项。为解谜而来的画迷们,新见迭出,热闹非凡。

引人入胜的背后故事

《韩熙载夜宴图》的主角韩熙载贵为南唐的三代老臣,他高才博学、擅长文学、又通音律、善书画。江左称其为“韩夫子”,时人谓之为“神仙中人”。

年轻时,他满怀抱负,流窜江南之前,曾豪气万丈地跟好朋友李谷打赌:“如果江南用我做宰相,我一定可以长驱直取中原!”李谷则说:“如果中原用我做宰相,取江南易如反掌!”结果最后真正实现了当年豪言壮语的,只有李谷。

到了江南,韩熙载很长时间没有受到重用,后又经历了弹劾事件。于是他选择像鸵鸟埋沙一样沉醉在诗酒歌舞中,他本来就不拘小节,于是更加放浪形骸。如此才有了李煜所看到的:曾经才华横溢、立志报国的韩熙载,竟沦落到如此地步。

夜宴中的韩熙载

但韩熙载真的自甘堕落,沉迷酒色之中了吗?会不会是一位满怀抱负的文人,在面对绝望宿命,却无能为力时的荒诞反抗呢?

答案如何,已无人知晓。只有这幅《韩熙载夜宴图》留下了。

而这幅画不仅是顾闳中唯一的传世之作,也是韩熙载人生的难解之迷。

END

来源:解放日报、美术报、世界艺术art

统筹:彭彬 左赞 编辑:王岗飞

电话:0371-65795992

《大河美术报》唯一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点击查看全文
搜索
  • 赞赏
  • 不喜欢
写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