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时免费阅读头条专栏

竺可桢:求是精神与牺牲精神

关注
已关注
已关注
相关推荐

求是精神与牺牲精神

每天,我们都步履匆匆地穿梭在城市或乡村之间,为了自己的理想而努力着。作业很多、课程很重、生活很苦,在三点一线的奔波中,我们有时候会怀疑自己,这样的付出值得吗?狐疑之时,“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脚踏实地、仰望星空”,这些励志警言纷纷出现在脑海中。于是,我们加快了脚步追逐属于自己的成功。

然而,一个人的成功到底是什么呢?或许你会说,考上大学吧。不可否认,这是人生一个阶段的成功,但它仅仅只是开始。新的生活环境,我们应该如何适应;新的学习任务,我们应该如何完成,这些都是人生的新课程,需要我们用心尽力地实践。有着耀眼光环的“大学”,是莘莘学子心中的“圣地”,让我们一起聆听不同时代教授们的谆谆教诲,扎实、无悔地走好人生的每一步。

诸位同学:

诸君进到本校,适值抗日战争方烈,因为统一招生发表较迟,又以交通不便,以致报到很是参差不齐,比旧同学迟到了一个月,才正式开课。诸君到浙大来,一方面要知道浙大的历史,一方面也要知道诸位到浙大来所负的使命。

浙大从求是书院时代起到现在可说已经有43年的历史了。到如今“求是”已定为我们的校训。何谓求是?英文是Faith of Truth。美国最老的大学哈佛大学的校训亦是求是,可谓不约而同。人生由野蛮时代以渐进于文明,所以能进步者全赖几个先觉,就是领袖;而所贵于领袖者,因其能知众人所未知,为众人所不敢为。欧美之所以有今日的物质文明,也全靠几个先知先觉,排万难冒百死以求真知。

在16世纪时,欧美文明远不及中国,这不但从中世纪时代游历家如马可·波罗到过中国的游记里可看出,就是现代眼光深远的历史学家如威尔斯,亦是这样的说法。中世纪欧洲尚属神权时代,迷信一切事物为上帝所造,信地球为宇宙之中心,日月星辰均绕之而行。当时意大利的布鲁诺提出地球绕太阳转的学说而被烧死于十字架;物理学家伽利略已将近古稀之年亦下狱,被迫改正学说。但教会与国王淫威虽能生杀予夺,而不能减损先知先觉的求是之心。结果刻卜勒、牛顿等人,凭自己之良心,甘冒不韪,而真理卒以大明。19世纪进化论之所以能成立,亦是千辛万苦中奋斗出来的。当时一般人尚信人类是上帝所造,而主张进化论的达尔文、赫胥黎等为举世所唾骂,但是他们有那不屈不挠的“求是”精神,卒能得最后的胜利。

所谓求是,不仅限为埋头读书或是实验室做实验。求是的路径,《中庸》说得最好,就是“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单是博学审问还不够,必须深思熟虑,自出心裁,独具慧眼,来研辨是非得失。既能把是非得失了然于心,然后尽吾力以行之,诸葛武侯所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成败利钝,非所逆睹。

我可以再用历史上的事实来做几个笃行的引证。16世纪时,一般人士均信地是平的,地中海是在地之中,所以叫地中海,意大利人哥伦布根据希腊哲学家的学说,再加上自己的研究,相信地是圆的。他不但相信,而且能根据他的信仰以达到新大陆。哥伦布一生的梦想就是想到新大陆。但意大利王和欧洲一般人都不热心,最后还是西班牙王给他钱,装了三船的囚犯,向大西洋冒险出发,卒达美洲,这才可称为“求是”。

以上讲到浙大校训“求是”的精神,这是我们所悬鹄的,应视为我们的共同目标。

其次要讲诸位到本校来的使命。在和平时期我国国立大学每个学生,政府须花一千五百元的费用。在战时虽是种种节省,但诸位因沦陷区域接济来源断绝的同学,还要靠贷款来周济,所以每个学生所用国家的钱,仍需一千元左右。现在国家财源已经到了极困难的时候,最大的国库收入,以往是关税,现在大为减色;其次是盐税,因为两淮和芦盐区的陷落,以及两粤交通的不方便,亦已减收大半。在国家经费困难的时候,还要花数百万一年的经费来培植大学的学生,这决不仅仅为了想让你们得到一点专门学识,毕业以后可以自立谋生而已。而且现在战场上要的是青年生力军,不叫你们到前线去在枪林弹雨之中过日子,而让你们在后方。虽然各大学校的设备不能和平时那样舒服,但是你们无论如何,总得有三餐白饭,八小时的睡眠,和前线的将士们不能比拟。国家既如此优待诸君,诸君决不能妄自菲薄,忽视所以报国之道。国家给你们的使命,就是希望你们每个人学成以后将来能为社会服务,做各界的领袖分子,使我国家能建设起来成为世界第一等强国,日本或是旁的国家再也不敢侵略我们。

诸位,你们不要自暴自弃说负不起这样的重任。因为国家用这么多钱,不派你们上前线而在后方读书,若不把这种重大责任担负起来,你们怎能对得起国家,对得起前方拼命的将士?

你们要做将来的领袖,不能求得了一点专门的知识就足够,必须具有清醒而富有理智的头脑,明辨是非而不徇利害的气概,深思远虑,不肯盲从的习惯,而同时还要有健全的体格,肯吃苦耐劳,牺牲自己,努力为公的精神。这几点是做领袖所不可缺乏的条件。

去年英国全国学生联合会,在诺丁汉开会,他们的报告已经出版,在新出的《民族》杂志上,就有一篇简单的节略。从这报告可看到英国的学生感觉到,在现时欧洲群雄争长,有一触即发之势。他们所需要的:第一是专门的技术,使他们一毕业即在社会上成为有用的分子;第二是要有清醒的头脑对于世界大事有相当认识。这固然不错,但我以为第三点要能吃苦耐劳和肯牺牲自己,是更不可少的要素。

做领袖的人物,不但要有专门的技术,清醒的头脑,而且要肯吃苦,能牺牲一己以卫护大众与国家的利益。中国现在的情形,与19世纪初期的德意志很类似。德意志自从大腓特烈为国王以后,渐有国家观念。不久法国拿破仑当国,自从1796~1813年十余年间侵略德意志,得寸进尺,不但尽割莱茵河以西之地,并且蚕食至于易北河以西沿海一带尽归法国之版图。爱国志士如费希德等,大声疾呼,改良德国教育制度,废除奴籍整顿考试制度,卒能于短期间造成富强统一之德意志。费希德在其告德意志民众的演说中有云:“历史的教训告诉我们,没有他人,没有上帝,没有其他可能的种种力量能够拯救我们。如果我们希望拯救,只有靠我们自己的力量。”诸位,现在我们若要拯救我们的中华民族,亦唯有靠我们自己的力量,培养我们的力量来拯救我们的祖国。这才是诸位到浙江大学来的共同使命。

(此文系竺可桢先生1939年2月4日对浙江大学一年级新生的讲话,有删节)

点击查看全文
搜索
  • 赞赏
  • 不喜欢
写说说...